我走過山時,山不說話,
我路過海時,海不說話,
小毛驢滴滴答答,倚天劍伴我走天涯。
大家都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, 才在峨嵋山出了家,
其實我只是愛上了峨嵋山上的雲和霞, 像極了十六歲那年的煙花。
—《佚名》

晴天 2019年4月8日 11:09:21

De Sterrennacht

有否試過,到了約定的時間,你也到了,卻不自覺地停下,一分鐘,或幾十秒,凝望那個在等候你的人?

覺得她身旁的空氣不一樣,流動得特別緩慢,周遭的光影匆匆而過,只有她佇立的地方甚至像定格一樣。

我不懂藝術,不過我竭力尋覓能夠騷動靈魂的事。譬如當我在跑步中耗光所有,一點意志都不剩,我覺得那刻我可以觸碰到自己的靈魂。藝術位於另一端,強而有力,一筆筆沉重又深厚的塗彩顯示著另一個人的靈魂在綻放。

我可能永遠不能理解梵高的痛苦。

只有熟悉繁花萬千裡的五光十色,也知道世上许多不為人知的美好與夢幻的人,才能勾勒出叫人心馳神往的景色。

或者世上沒有一個人能真正理解另一個人,所以人才會如此美麗莫測。看著她的影子在燦爛星夜裡獨自幽深,好像很久以前的時光,其實不遠。